步行者7人上双击退奇才 布莱恩特比尔空砍58分

2019-11-24 19:46:55 来源:匿名 热度:4999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越来越复杂和严峻,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宏观经济数据8月份继续表现疲弱,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在此背景下,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提前发放特别债务额度等措施。财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也指出,要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做好支持地方特殊债券发行的工作。在我看来,地方特别债券将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起点。那么提前发行特殊债券的影响有多大?地方政府财政和特殊债务背后的显性债务呢?

影响几何

国务院常务会议确认,明年部分专项债务额度将提前发放,但发放时间和额度仍不确定。根据规定,2020年提前发行的专项债务最高可达1.29万亿元,总体规模相当大。然而,会议只提到“确保在明年年初能够使用它,并取得良好结果”。具体发布日期尚不清楚。它可以从今年开始,也可以延续去年的传统,从第二年开始。我认为,在新增加的特别债券即将用完(到8月份,地方特别债券总额的93%已经完成)和国内经济形势复杂严峻的背景下,我们不排除今年就开先例,提前发行配额。

会议确定并扩大了特别债券的主要使用领域,基础设施投资的比例预计将增加。根据wind的统计,从1月到8月,新增土地储备和温室改革专用债券的比例高达67%,而实际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比例可能不到30%。国务院常务会议将特种债券作为资本的主要领域扩大到各种交通基础设施、生态环境保护项目、民生服务、市政和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并特别指出,特种债券不能用于土地储备、房地产、债务置换和完全商业化的工业项目。这意味着投资于基础设施的特别债务比例预计将大幅增加,也表明国家更加关注项目的实际需求,而不是“全力以赴、勇往直前”的强烈刺激。

然而,作者认为,新的特别债务条例对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期影响可能有限。首先,提前发行的特殊债券的数量和时间是不确定的。其次,在不能用于土地储备、房地产等项目的前提下,符合要求的基础设施项目数量可能很少;第三,由于地方政府需要承担偿还地方政府债券的全部责任,将资金用于回报率相对较低的基础设施项目的动机也是未知的。第四,地方政府债务得到严格控制,基础设施主要融资渠道仍然有限。因此,笔者认为,今年基础设施投资的恢复空间有限,只有当资本和项目落地时,基础设施投资才能有更明显的改善。

此外,根据财政部的规定,地方政府也可以使用去年年底高于余额的部分特别债务发行额外的特别债务。2018年,地方政府特殊债务限额与余额之差达到1.23万亿元,理论上已经足够。但是,这种方法的主要问题是地区间可用配额分配不合理,即可用配额与实际需求不匹配,因此通过这种方法发行特种债券的实际效果可能会大大降低。

严格控制债务风险

尽管提前发行的特别债务(高达1.29万亿元)与21万亿元(不包括城市投资债务)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相比,不会显著增加地方政府债务负担,但仍有必要对地方财政债务状况进行简要梳理,以了解地方政府层面积极财政政策面临的制约因素。

从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来看,今年上半年,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中,只有上海有财政盈余,其余30个地区有不同程度的财政赤字。其中,上半年青海、甘肃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5%以上,广西、宁夏、新疆、贵州财政赤字也占30%以上。作为地方财政的另一个重要来源,国有土地收入的总体增长率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今年1月至7月,国有土地出让收入累计同比仅增长3.1%。从99个城市的土地交易价格数据来看,今年1月至7月,一些省份的土地销售收入增长率在0%左右,甚至为负数。然而,随着房地产管制的收紧,随后的地方金融可能面临进一步的挑战。

除了广泛的收入和支出,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也是观察积极财政政策的一个重要视角。从地方政府债券余额来看,排名前三的省份是江苏、山东和浙江,截至8月底,债务余额超过1.2万亿元。从城市债券余额来看,江苏遥遥领先,其次是浙江、湖南、四川、天津、北京等地区。从各地区地方政府显性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城市投资的债券)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来看,贵州和青海位居第一,占比接近80%,云南和天津也占到50%-60%。债务负担不太明显的省份包括广东、上海、山东等经济基础较好、金融实力较强的地区。

与显性债务相比,我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更值得关注,但缺乏直接数据。由于基础设施投资是地方隐性债务的主要投资之一,我国严重依赖基础设施进行反周期调整,笔者从基础设施投资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的角度来衡量不同地区债务的相对负担,为判断地方隐性债务状况提供参考。

根据各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笔者发现:2012-2017年,西藏、青海、贵州、新疆、云南、宁夏、甘肃等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相对较高,平均值超过30%,五年内增幅大多在15个百分点以上;此外,陕西省在5年内的增长也非常快。然而,北京、上海、广东、江苏等地区所占比例相对较低,平均值不到10%,5年内的增长率大多在3%以内。

综上所述,上半年,大部分地区出现财政赤字,土地出让收入增速相对较低。从地方显性债务和从侧面衡量的隐性债务来看,贵州、青海、云南、宁夏、新疆、甘肃等中西部地区财政负担相对较重,财政政策的实施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然而,在东南沿海地区,如广东、上海、山东和江苏,债务负担相对较小,财政政策空间较大。作者认为,地方债务扩张的积累已持续多年。即使财政政策在未来得到强化,它也不会采取“大而快”的强有力刺激。相反,它将严格控制债务风险,准确运用权力,关注阻碍经济质量提高的短板,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发挥支撑经济增长的作用。(京东数码科技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

手机买彩票 时时彩 秒速牛牛 澳门新濠天地